总有人认为自己是下一个风口上的猪,却从没问过自己为什么要做猪。

新天地娱乐平台登陆 www.hwh8b.com.cn 近期,微信小游戏再次引燃了游戏业。继“跳一跳”之后,在微信群和朋友圈等社交链中,相继出现了多款爆品级小游戏。而随着品牌广告曝光和内购玩法等模式的打通,小游戏也表现出了十足的商业价值,让不少人感叹“小游戏的时代到来了”。

小游戏的出现,正处于游戏行业吃尽人口红利,大家都喊产品荒时候。面对大厂占据了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现状,行业里可谓“八仙过海各显神通”。比如游戏出海,抢占十年前的“中国市场”,又比如做细分领域,“守住自己的用户”。但无论做什么,肯定都不如当年吃人口红利的时候舒服,况且有很多厂商,并没有去做诸如出?;蛳阜至煊蚴谐〉哪芰?,焦虑自然成为了常态。

小游戏的出现和其所取得的成绩,让不少人仿佛回到了“更新换代期”——比如页游的萌芽期和手游的崛起期。那个时候有吃不尽的红利,而且也没有十足高的门槛,只要没有太大的失误,总能从市场中分得一杯羹。

2013年4月份手游流水排名

2013年,手游《我叫MT》月流水5500万,而在当时中国游戏产业总营收只有1230亿元。虽然目前号称出现了出现了流水上千万的小游戏产品,但是与现在游戏产业的规模相比,体量仍然是微不足道的。

不过即使比起“更新换代期”的页游和手游表现尚有较大差距,在手游增长乏力的今天,小游戏的亮眼成绩,仍对不少处于焦虑中的厂商都有着“包治百病的神药”般的神奇功效。

最近也出现了不少关于小游戏的讨论,不可否认的是,小游戏如今的表现确实不错,甚至有可能成为一个实打实的风口。不过在一些关于小游戏潜力与价值的讨论中,很明显味道不对,这里先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,然后再聊聊小游戏的事情。

 

焦虑的事业单位

科长最近不太开心。

科长所处的事业单位是一个市辖区的新闻中心,主要工作就是写写新闻,做成报纸,再去一些人流较大的固定发放点,像市民们免费发放。令科长不开心的是,最近报纸开始发不出去了。

虽然事业单位不用担心收入问题,但是自己辛勤的劳动成果没人看,也挺揪心的。

科长认为,主要原因就是现在人太喜欢看手机了,导致大家对发放点的报纸视而不见。现在往公交车上一坐,绝对一车人都在看手机,当然,除了司机和科长自己。

走路玩手机的年轻人(图源网络)

就在科长正这么想的时候,新来的大学生科员正好把报纸待审新闻拿了过来,叫科长来把关。

科长快速扫视了《XX领导访问我区》《我区领导发布重要讲话》《我区开展XX会议》等新闻,心情舒缓了不少,心想现不愧是科班出身的年轻人,才把个月内容调性就上了道。

但是科长也没忘了他的烦心事,他老早就像找机会问问这个新来的,为啥自己的报纸发不出去了,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。

“这个新闻内容我看了,没有任何问题。但是最近我看咱们报纸的发出量越来越少了,很多人都抱着个手机看个没完,手机到底有啥好看的,比我们的报纸还好看吗?”

科员也不慌忙,掏出手机就给科长讲,从微信讲到今○头条,又从纸媒的衰落讲到新媒体的兴起?!笆导噬媳ㄖ讲皇芑队歉龃笄魇?,我们在手机软件上获取新闻的成本要低很多,只需要一个刷新,就能看到最新的新闻,不需要去固定点拿报纸。然后我还能留言,发表自己的看法,和其他网友交换意见,但是报纸就只能干看着,有话也讲不出来?!?/p>

科长一听心说有道理,现在本区相比十年前相比大了好几圈,要是住在新城那边,骑自行车来发放点拿报纸就得快一个小时,确实不太方便。能点下手机就看到新闻,凭什么千里迢迢来拿你的报纸呢?而且现在年轻人普遍高学历,隔壁环保局巡街的就考进来个硕士,这些高学历年轻人普遍有表达欲,什么事情都喜欢说上两句,这报纸要是不能让他们评论,他们肯定就去刷手机新闻了。

总的来说,报纸放不出去的问题有两个,一个是发放点太不方便,一个是不能评论??瞥は胱?,继而闪过又闪过一个念头。

“你刚才说微信,那个什么微信公号,不也和手机新闻差不多嘛,还能评论,那个现在看的人多吗?”

科员告诉他,这个微信公众号,看得人多,能评论,而且还能分享到朋友圈,最重要的是,除了年审,基本只有人工成本,不用花钱。

只要打开微信,就能看到新闻,解决了发放点不方便的问题;还能评论,又解决了不能评论的问题。这下子,虽然报纸还是发不出去,但是好歹精心制作的新闻有人看了。

科长喜笑颜开,忙叫科员这几天也开个微信公众号,以后把报纸上的新闻都这上面放一版。

当然,也并不全是把报纸的内容放到微信上,微信作为新媒体载体,要用马克思主义辩证看待,做符合新媒体的内容。

科长这么想着,打开文档,写下“政务上新媒体 我区媒体工作进入新时代”几个标题大字。

(本故事纯属虚构)

 

焦虑的业界

可能在最近几年,无论什么行业都弥漫着一股“焦虑”。虽然焦虑的缘由并不相同,但是焦虑的程度基本都差不多,游戏行业可能要更焦虑一些。

毕竟接下来可能不是年终奖有没有,而是公司还在不在的问题。

小游戏的出彩表现,刺激了不少处于焦虑状态的人的神经。在关于小游戏的探讨中,虽然五花八门,但总之还是围绕着一些显而易见的优点来的。比如“更深层的社交链条”“更碎片的时间利用”等等,而这些优点恰好能有效的缓解一些手游从业者的焦虑。

平心而论,小游戏确实很具潜力

在“风口论”之下,这些“产品死了都赖腾讯网易”逐渐转变成了“就缺小游戏的这些优点就是下一个爆款”,仿佛“小游戏”就是正好对他们症状的良药。对于小游戏的探讨,也在“小游戏的优点”“小游戏的革命性”中夹杂了越来越多的“我的手游能不能移植上小游戏”“移植上小游戏我手游会不会火”。

虽然游戏行业总体上还是非常复杂的,玩家的偏好、市场的环境、竞品的状态,发行的能力等等都会影响一款产品的表现。但是整体上讲,定下心做一款好的产品是总没错的。

小游戏是好,但是小游戏的好只是在说小游戏这个平台的优势,核心还是产品质量。不想着好好做产品,整天想着把这个平台上的产品搬到那个平台上去,换个皮弄个IP变本加厉的洗用户,上再好的平台可能都够呛。

把《XX领导视察XX》的新闻从报纸上放到微信公众号上,看的人就多了吗?把一款制作稀烂毫无诚意的产品放到小游戏上,就能成爆款吗?

 

回复

请输入你的评论!
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

*